中文版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会长档案 服务项目 协会动向 协会视频 协会相册 联系我们 心海扬帆
 
  协会动向
  协会新闻
协会月刊
   
   
 
   
     鞍山市助康会新闻通   二○一○年一月期


        一位四肢瘫痪的朋友
 

    在一个异常寒冷的日子,我们去了鞍山附近的一个小村庄,探访了一位年轻人和他的母亲。我们去看望的人名字叫刘大兵,四肢瘫痪。听说了他目前身处的困境,我们便迫不及待地立即去看望他。
    在朋友的引领下,我们的车停在了一条狭窄的乡村土路旁。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我们看见了那间独自伫立在凛冽寒风中的简易小房。一位头发灰白的老妈妈已经等候在房前,欢迎我们的到来。
    刘大兵今年34岁。在六年前发生摩托车事故之前,他曾是村子里一名技艺高超的裁缝。在那次事故中,大兵摔断了颈椎,导致脖子以下全身瘫痪。当时,刘大兵立即被急诊送进了医院。为了治病,刘家卖掉了曾经引以为荣的大房子。但即使如此,大兵还是不得不在手术以后仅二十天就离开了医院。

    自那以后,大兵躺在炕上度过了这六年的时光,没有得到任何的康复和进一步的治疗。三年以后,因为看不到丝毫的恢复迹象,大兵的妻子选择离他而去,另嫁他人,撇下了仅有三岁的儿子和这个破碎的家庭。

    现在,六十多岁的母亲成了家里面的顶梁柱。她不仅需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和六岁的孙子,还需要承担全部的家务和地里的农活,而她自己还患有严重的风湿和眼疾。现在,老人家的眼睛已近失明。

    因为大兵在交通事故中负全责,他没能从这次事故中得到一分钱的赔偿。现在,全家唯一的收入就是三个人每月500多元的低保补助。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实在无力请人来帮助这位年老多病的母亲。

    经过六年的卧床,大兵的身体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并发症,包括肢体疼痛、出汗、肺部和膀胱感染、褥疮……在感染发烧时,他只能请村上小诊所里的护士过来扎上一针,这就是大兵能够得到的仅有的医疗照顾。

    躺在破旧的棉被下的大兵,非常感激我们能来看望他。很明显,他从我的到来中得到了极大的感动和鼓励。作为一个四肢瘫痪的人,他清楚地知道寒冷的天气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带着苦涩的微笑,大兵告诉我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只手可以恢复,这样他就可以陪心爱的儿子一起玩了……他觉得自己很愧疚,因为再也无法做一个合格的父亲和称职的儿子了……看着他那变了形的手和脚,还有他湿润的眼眶,我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是啊,几年以前,我也曾在同样的愿望和愧疚里挣扎过。

    交谈之中,大兵让我想起了四年前在医院里遇见的另一个年轻人。那个人在工作中摔断了颈椎,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帮助,最后孤独地死在了病床上。那也是在一个寒冷的春节假日里,他就像一根枯草一样,无声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那时,我真的希望能帮帮那个年轻人和他年老的父亲,但我所能做的仅仅是送给他们一碗饺子……在过去的几年里,那个年轻人的死去一直在困扰着我的思绪。

    现在,有了助康会和许多爱心朋友的支持,我有信心而且确信可以对这种情况提供更多的帮助,对这个可怜的儿子和年老的母亲给予更多的支持。这个家庭需要希望,这个房子里面也需要更多的温暖。

    事实上,我们已经设法联系当地的教会,希望教会成员可以经常探访这个家庭,提供必要的支持。与此同时,我们也在设法筹措经费,帮助年老多病的母亲请一位帮手……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大兵可以坐到轮椅上,开始他新的生活。

    同样作为一个四肢瘫痪者,我实实在在地知道大兵和这个家庭的需要。他们需要得到持续的关爱、帮助、支持和信心,来战胜眼前的不幸。他们需要希望!

    在上帝的眼里,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无价的,每一个生命都有它自己的意义。


   

    寒风中独立的小房子
    助康会家庭探访队

    可怜的母亲和绝望的儿子     “我的宝贝儿子!”

    倾心交谈…       唯一的照顾者    
    炕上注射治疗     祖孙三代
        

 
   
 
   
 
友情链接
 
 
  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富润国际B座2110室     邮编:114000    TEL : (0086)-412-2233110    FAX : (0086)-412-2233110
  Copyright @2008 DEsign ING.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003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