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会长档案 服务项目 协会动向 协会视频 协会相册 联系我们 心海扬帆
 
  协会动向
  协会新闻
协会月刊
   
   
   
   
   
   
   

     鞍山市助康会新闻通讯   二○一三年十月




    残疾的意义

 
  ——教师日记

    上午教学探访回到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吃午饭,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拿起电话,我听见一个声音在那边不停地抽泣。“怎么了?先别哭……是哪位啊?”终于,对方忍住了哭泣,说:“老师,鹏鹏走了,他爸爸也不想活了,我该怎么办啊?”

    这时我才听清楚,是我们帮助的残疾孩子鹏鹏去世了。我忍住悲伤,告诉鹏鹏的妈妈不要着急,我们马上过去。 鹏鹏走了,他爸爸也不想活了,我该怎么办啊?”

     顾不上吃午饭,我们马上向鹏鹏家赶去。他的家住在郊区,我们用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一进门,迎接我们的是鹏鹏父母满脸悲哀和绝望的表情,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鹏鹏走了,他爸爸也不想活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坐在鹏鹏爸爸的身边,轻声对他说:“节哀顺便吧……”鹏鹏的爸爸哭着说:“鹏鹏才18岁,说没就没了。他走了,我们活着有什么意思啊……”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边流着泪,边听他哭诉,让他尽情释放心里的压抑和悲伤。 鹏鹏走了,他爸爸也不想活了,我该怎么办啊?”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安慰鹏鹏的父母,告诉他们不要过分悲伤,鹏鹏已经结束了在世上的劳苦愁烦,他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如同从沈阳开往大连的火车,鞍山站就是鹏鹏的终点,所以他先下了车,而有的人可能要到海城或者大连才下车,因为每个人的终点不同。重要的是,人生不在于生命的长短,而在于他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因为鹏鹏和他的残疾,你们一家得到了许多关心和爱护,更重要的是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和方向,这就是鹏鹏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鹏鹏走了,他爸爸也不想活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鹏鹏爸爸的脸上也渐渐露出了笑容。他自言自语地说:“鹏鹏是个好孩子,相信一定是去了天堂。我们一家人将来会在那里相聚……” 鹏鹏走了,他爸爸也不想活了,我该怎么办啊?”

     听了鹏鹏爸爸的话,我们的心也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也终于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改 变

    甘地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必须成为你希望看到的改变。”正如你希望看到别人的微笑,可以先将微笑带给他人;当你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怀,何不先送出温暖,照顾他人?美好生活从改变自己开始!

    自“家长俱乐部”成立以来,我们看到了发生在家长们身上的改变。这些改变无时无刻不在感染和激励着我们。

    今年44岁的白静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无业在家。她的丈夫有智力障碍,好在他们有一个健康的儿子,现在就读于一家技工学校,这也是她生活中唯一的盼望。白静的公公常年患有哮喘病,没有任何劳动能力,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她的身上。

    今年的八月份,白静自己又被查出患有乳腺病,住院手术后,在家恢复身体。医生严格要求她不可以干重活,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家务活都靠她17岁的儿子料理。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她整天愁眉不展,报怨老天的不公,为什么让她遭遇这么多的不幸。

    了解到白静内心的消极和绝望,我们邀请她参加了助康会“家长俱乐部”。通过和一些脑瘫儿童的家长接触,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困难并算不得什么。看到有些家长,给孩子喂上一顿饭都需要花上一个小时;还有的家庭没有丈夫,房子还是租住的,生活没有任何的保障……相比之下,她反而觉得自己的生活很轻省。

    后来,白静又参加了一个家长俱乐部的心理疏导课程。通过学习,她知道并懂得了如何去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比如,她有健康又懂事的儿子;她有丈夫;她有房子;她可以照顾自己。至于所没有的,她决定不再去思想,因为所拥有的已经让她很满足和感恩了。

    不久后的一天,她给我们打来电话,说想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一些有需要的人。我们听后非常高兴。而除了高兴,更多的还是感动,因为我们看到了她内在质的改变。

 

  爱心捐助帐号:

开户行:中国银行鞍山广场支行;

名  称:鞍山市助康会;

帐  号:306456300540(新)

 

 

 

   
 
 
  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富润国际B座2110室     邮编:114000    TEL : (0086)-412-2233110    FAX : (0086)-412-2233110
  Copyright @2008 DEsign ING.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003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