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会长档案 服务项目 协会动向 协会视频 协会相册 联系我们 心海扬帆
 
  协会动向
  协会新闻
协会月刊
   
   
   
   
   
   
   

     鞍山市助康会新闻通讯   二○一四年十月期




    他,让我无比骄傲


    他是大龙,今年三十七岁。在过去的三十七年中,因患重度脑瘫无法行走,所以无法去学校接受教育。

    以前,大龙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早饭以后,妈妈帮助他坐到轮椅上,他便独自一人把轮椅转到家附近的十字路口处的路边,数着过往的车辆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事情。中午,妈妈会把午饭送到那个十字路口。在大约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他才会自己推着轮椅转回家。

    第一次见到我时,大龙显然有些紧张,还有些害羞的样子。因为他知道今天有老师要来看他,而“老师”这个名词背后的真正意义他却并不太懂得。为了让他轻松下来,我们先是闲聊了一会。我知道他还不知道拼音是什么,也不认识汉字,唯一知道的便是数字,因为他每天看着过往汽车的车牌上有数字,但数字的计数却不太清楚。

    妈妈对于儿子的现状很是惭愧,因为她本身就没什么文化,期盼着儿子可以学习一些基本的文化知识。她更想让我们教会他使用电脑,能够通过电脑了解外面的世界,我很赞同妈妈的想法。

    第一节课是汉语拼音,我每读一个音节后,大龙都会认真地跟读几次,发不清的音,会看着我的口型认真模仿,经过几次佼正后,我们学习的五个字母他都能很准确地读出来了。

    书写方面,由于大龙的手过于僵硬,所以写字不是很流畅,这急得他满头大汗。他略带歉意地跟我说:“我写的太差了,太差了……”我笑着安慰他:“你是第一次写字,己经写得很好了!我看到了你在努力。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努力更重要的。”听到我的鼓励后,他羞涩的笑了。

    在我要离开他家的时候,大龙突然对我说:“我能喊你‘老师’吗?”“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叫我姐姐,因为我大你一岁。”他却很认真的对我说:“我要叫你‘老师’。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渴望有一个老师。然而,这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奢望……真不敢相信都三十岁多了,我还能有老师!”

    听着眼前这个大男孩的真情诉说,我强忍住眼泪,微笑着对他说:“大龙同学,老师要走了,下周的这个时间我们再见。你要记得每天复习功课哦!”他立时表情严肃地说:“请老师放心,我一定做个合格的好学生。”

    走出大龙的家,我抬头看看天空,心情格外轻松。从这个大男孩的身上,我更加确信我工作的意义和我身上的责任。对于我所选择的职业,我无比骄傲!

 

    牵 挂

    牵挂是人类从小到老贯穿始终的一种情结。它是感情的依托,是精神的升华。正因为有了牵挂,人类才有了众多动人心弦的历史,也正因为有了牵挂,生活中才涌现出许多缠绵的故事。 昨天,我和一名志愿者去探望海峰。每次的家庭探访,我们都会提前一天电话通知。在海峰的妈妈和我说话时,我就听见电话那边他兴奋的尖叫声。是啊,海峰每天都在盼望着助康会老师的探访。 海峰今年三十八岁了,自幼患有严重的脑瘫,身体四肢严重变形,无法正常发音,只有每天照顾他的父母才能听懂他的话。三十多年来,海峰生活在轮椅上,完全依赖父母的照顾。 去年,海峰的爸爸患癌症去世了,妈妈由此成了这个家庭唯一的顶梁柱,海峰每天的生活起居都要由已经七十二岁的妈妈一个人照顾。 海峰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希望经常有人来看望他。他和妈妈总是期待着助康会老师常去看望他们。每次见到我们,海峰都会兴奋得手舞足蹈。因为四肢坚硬,肌张力紧,海峰每次都会兴奋的出一身汗。我们每次来看望海峰,母子俩都不愿意让我们走,总是和我们聊个不停。 谈到海峰的未来,妈妈不禁有许多的牵挂:自己都已经七十二岁了,要是真的老到有一天不能再照顾海峰了,那可怎么办啊。 听了她的话,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是啊,不单是海峰的未来,助康会里还有很多残疾的脑瘫孩子,一旦他们的父母不在了该怎么办……要是能有一个“爱心之家”专门收养这些孩子该多好! 这时,海峰一连串急促的咕噜声把我从沉思中唤醒。妈妈赶紧为我做了翻译:老师,你们都不要想太多……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把这些烦恼忧虑交托上帝吧!

 

 

 

 

  爱心捐助帐号:

开户行:中国银行鞍山广场支行;

名  称:鞍山市助康会;

帐  号:306456300540(新)

 

 

   
 
 
  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富润国际B座2110室     邮编:114000    TEL : (0086)-412-2233110    FAX : (0086)-412-2233110
  Copyright @2008 DEsign ING.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003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