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会长档案 服务项目 协会动向 协会视频 协会相册 联系我们 心海扬帆
 
  协会动向
  协会新闻
协会月刊
   
   
   
   
   
   
   

     鞍山市助康会新闻通讯   二○一五年四月期




       一个不同寻常的旅程

    应美国“琼妮之友”协会的邀请,我于二月中旬前往洛杉矶参加由该机构主办的“全球残疾人工作大会”。尽管旅程之初曲折不断,结果却是困难背后丰富的祝福。

    按照计划,我们应该于二月十二号从沈阳飞往上海,然后在那里转机去洛杉矶。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我竟然在沈阳机场被拒绝登机。吉祥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我:“除非你可以自己走到飞机座位上,否则我们无法让你登机。”当时,无论我们怎样哀求,得到的回答始终是斩钉截铁的“不行”。此时,我真的是欲哭无泪,非常绝望,因为这样下去,我们将无法赶上去美国的飞机。

    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打道回府。回到家里,我非常沮丧,心里也不得不放弃这次旅程,因为无法奢望能在很短的时间再买到去洛杉矶的机票。况且,此时距离会议开始已经很近了……除非这个时候能发生奇迹!

    然而,地球那一边“琼妮之友”的朋友们却根本没有想到过要放弃。他们费尽周折,终于再次帮我订到了机票。

    这次订到的是二月十四号中国东方航空公司飞上海的机票。在国内,东航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司,而且声誉也算不错。可是,当我到达沈阳机场,却被再次拒绝登机。而且,这次他们的借口也显得更加“礼貌”和隐晦:“对不起,我们不能和旅客有身体上的接触……”听了这样的解释,我几近崩溃,心中也对我们国家无处不在的歧视感到愤懑和羞耻……

    在送机朋友们的不懈努力和协调下,我们最终被另一家航空公司允许登机,得以及时赶到上海,转乘飞往美国的飞机。

    飞机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当我被两名壮汉推出机舱,眼前的场景让我大吃一惊:我的轮椅遭到损坏,操纵杆部分已经严重扭曲……又累又气,我勉强把轮椅开到机场的“申诉办公室”,用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完成了所有的报损登记。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我们终于登上了“琼妮之友”事先预订的汽车,向位于西湖村的万豪酒店出发。到了酒店,司机很好心地把我们送到房间,之后却好像没有马上要离开的意思。我感觉有些不解,就忍不住问他:“先生,我们需要付车费吗?”年轻人摇了摇头:“不是……我就是在等小费。”

    刹那间,我的内心被难堪占据,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挫折感。因为在那个时候,我手里连一个美分都有,而原先的那点零钱都给了机场的搬运工。

    我满脸通红地对他说:“对不起,我现在手里没有零钱……”年轻人见状,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关系!”

    这是何等糟糕的开始啊!此时此刻,我已经身心俱疲,内心充满了难堪和挫折。我甚至开始后悔:既然第一次不能登机,就不应该再坚持赶过来。按照人们的说法,这叫开局不利,说明老天爷不会保佑我这次旅程……

    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证明,上帝不仅保佑了我们的旅程,而且他的祝福也是我事先无法想象的到的!

    对于我们八百多名参会者而言,这次的大会让每个人都受益匪浅。在为时四天的会议里,大会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残疾人领袖、残疾教育家和残疾人工作者。大家相聚在一起,分享经验,建立工作关系,互相学习和交流残疾人工作的心得……

    在享受大会丰富内容的同时,我还有机会见到了不少“琼妮之友”的老朋友,同时也结识了不少新朋友。按照大会议程,我接受了琼妮本人的采访,在数百人面前分享了我的故事和“助康会”的助残工作经验。

    听了我的分享以后,不少人表现出对我们的极大兴趣,纷纷前来了解“助康会”的工作经验。

    每年,“助康会”都能从美国朋友那里得到一定数量的支持。所以,在享受加州温暖的阳光同时,我还有机会见到了一些多年来一直在默默支持我们的朋友们。其中,我的“老朋友”苏珊医生就是其中的一位。我和苏珊相识已经有十四个年头了,但之前却从来没有机会见面,只是通过电子邮件保持联系。这次,我们有机会在洛杉矶共度了一个星期。在此期间,我还出乎意料地见到了KAY,他们夫妇俩是我们康复中心项目的主要支持者。

    对于能够见到这些好朋友,我的内心非常感恩,因为这将对“助康会”未来的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然而,意想不到的好事还在继续到来……

    因为回程更换了航班,我需要取道日本回国,并且需要在东京停留一个晚上。得到消息,我真是喜出望外。因为这样,我就有机会再见到我的好朋友矢谷令子教授等几位日本朋友了。而这样的重聚不知到曾经在梦中出现过多少次了。

    受伤以后,矢谷教授一直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就是她,在我受伤后不久,送给了我英文版的《上帝在那里》,帮我在黑暗无助之中看到了些许的希望。

    在那个寒风料峭的东京夜晚,我们共进晚餐,一起度过了温暖难忘的三个小时。

    他们的坚持才让我完成了这段不同寻常的旅程。同时,我更感谢上帝赐给我力量和勇气,让我在两次被拒绝登机后仍然可以坚持前行。

    加州温暖的阳光下     便利的交通和良好的服务
    见到苏珊     参观“琼妮之友”
老朋友相聚     品尝地道美国晚餐
    接受琼妮专访     一位了不起的残疾人活动家
    来自以色列的朋友     分享经验
    一位加拿大朋友     琼妮和肯
    来自萨尔瓦多的残疾人领袖     小组讨论
         
    与好朋友朱迪见面     美娜和汤姆夫妇
         
    好朋友芭比     与 Kay相见——意外的收获
         
    真诚的关怀     一位新结识的残疾朋友
         
    与中学生见面     分享我的故事
         
    再见Shinozuka 医生,东京     矢谷教授

 

    生命如花

    傍晚时分,我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原来是敏的妈妈打过来的,想得到之前我们给她女儿拍的照片。电话里,敏的妈妈哭着告诉我:敏己经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由大吃一惊,悲痛之余,我的心也仿佛沉到了谷底。

    那个可爱的女孩依然鲜活地存留在我的脑海中。在那个盛夏的下午,她用最灿烂的笑容,迎接着香港玫瑰满港中学的朋友们。那天,她的房间里挤满了和她同龄的孩子们。他们的歌声、笑声和打闹声,至今还回荡在我的耳畔。

    敏患有肺部血管瘤,因为随时可能爆裂,使得她无法出行,从小到大,她只能大部分时间呆在家中。记得敏的妈妈告诉我们:敏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因为弟弟正在读高中,家里生活比较困难。敏总是尽量地把她的“低保”省出一部分,留给弟弟上学用。她希望弟弟可以多读书,将来有个好工作,替她照顾父母……

    所以,每次病情发作,敏总是强忍痛苦,脸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肯去医院就医,因为知道家里无法承担她的医疗费用。而这次急诊入院,就是因为她的血管瘤破裂,最终导致了她呼吸衰竭离世。

    二十岁是一个如花般绽放的年龄,而这个美丽的生命之花却开得如此短暂。听着敏的妈妈悲伤的声音,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敏在天堂里会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也会实现她在这里无法的实现的愿望。

    此时此刻,我还想和身边的残疾孩子们说:一定要珍惜当下的每一天。即便我们身有残障,即便我们的生活过得如此艰辛,但至少我们还活着,还可以与爱我们的父母在一起。

 

  爱心捐助帐号:

开户行:中国银行鞍山广场支行;

名  称:鞍山市助康会;

帐  号:306456300540(新)

 

 

   
 
 
  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富润国际B座2110室     邮编:114000    TEL : (0086)-412-2233110    FAX : (0086)-412-2233110
  Copyright @2008 DEsign ING.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003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