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会长档案 服务项目 协会动向 协会视频 协会相册 心海扬帆 联系我们  
 
  心海扬帆
  儿童天地
家长心声
志愿者之歌
   
   
   
   
   
 
 
  岫岩女孩儿杨孟写给张栩会长的信
    作者:杨 孟  

亲爱的张会长叔叔:
    您好!
    我是岫岩山区的一名小女孩,很高兴结识了您,可我又实在不愿意以这样的身份结识你们。万分感谢你们爬了3个多小时的山路来看我,你们的到来时我万分惊讶和欣喜,是你们的到来是我增添了对生活的信心;是你们的到来使我已禿废的心灵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也正是因为有你们,才使我有勇气和信心给你们写信。说到这里,我已经把你们当成了我的亲人,正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我才愿意把我封存已久的心门向你们敞开!
    说说我的情况吧:爸爸妈妈都在十几岁的时失去了父母,后来他们结合后相继生下了我和弟弟,原本幸福的生活,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噩耗打破了,两年前,爸爸被确诊为左肋下恶性淋巴肿瘤,因为家里没钱只能放弃治疗,每天只能靠偏方维持生命,爸爸的身体不好,干不了体力活儿,只能靠收废品、拾破烂儿维持生活。可是今年一月份,我时常觉得膝盖发麻,并伴有剧烈的阵痛。以前腿稍有点疼痛误以为是风湿,小毛病而已,没放在心上,咬咬牙就挺一挺过去了。可现在,无论我怎么忍者疼痛的感觉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厉害了,经常是半夜里一个人抱着腿,偷偷流眼泪,我猜想我的腿不是想的那么简单,但我深知家里的状况,我又怎么忍心让父母为我担忧呢?可是后来我的腿疼得走路都有点陂了,走路费劲的很,常常疼的我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日复一日我都不能走路了,母亲见我每晚抱着腿,他知道我的腿是不舒服。结果妈妈问我是否腿疼,我还是咬着下唇说没事!妈妈看的出我在忍,就和爸爸说了我腿疼,而且疼的晚上无法入睡!他们觉得我这么疼不是办法!就商量着带我去看医生,结果我们走遍了岫岩大大小小的医院都没有检查出来结果最后经沈阳医科大确诊我是得了“骨肉瘤”。这一结果如同晴天霹雳,这一消息对我们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爸爸说:“我的病不算什么,我的命不要紧,先救女儿吧!”听了爸爸的话,我的眼睛水龙头坏掉了,眼泪如同雨下,不知不觉的流出来了!我想这是怎样的“父女情”呢!可是救治需要昂贵的药费啊!爸爸妈妈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可是离我的医药费还相差甚远,他们求学校,求亲戚,求朋友,费尽周折,妈妈流干了眼泪,勉强筹到了一点用眼泪换来的钱。可是按医生说的“人造关节”的手术费相差甚远。父母一筹莫展,一时没了主意。我深知爸爸妈妈的难处,我忍着眼泪说出了我经过再三考虑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为了省钱,为了不让爸爸妈妈再次为我苦恼,我说:“截肢就截肢吧!我没有关系。”手术的时间定在去是难忘的日子----2008年5月12日,也就是汶川的大地震。临上手术台时,我向妈妈提出了一个请求:如果我的生命到了最后关口,请把我的身体里没有癌细胞的器官捐给正在被病魔吞噬着生命的患者,让他们的生命延续下去,为我们的国家作出贡献。妈妈含泪点点头。我用我自己的双腿走向手术台,我知道我这一去也许不会与我的双腿再次共同进退,我会失去我这一生最宝贵,最不可缺少的伙伴----一条腿。可是我还是忍着眼眶中即将流出来的眼泪笑着上了手术台!和妈妈说着:“没事的,老妈,相信我,我会平安的。”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进了手术室!护士阿姨们问我:“小姑娘,你怕不怕?”我说:“当我知道我得什么病的那天,我就早已把怕抛到了九霄云外了!”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在怕着,我怕我会失去腿,我怕我会死,我怕我知道我没腿的那一刻我会想死,我怕我会承受不住真相!可是现实已经摆在眼前我能怎么办,我没那个能力左右它,我只能默默的祈祷不要让我在这么小的时候剥夺我的快乐,不要让我与其他的孩子不同,我也要奔跑啊,我也要飞啊!手术台真的是好可怕,医生们在准备着,我在自问:“他们是要锯掉我的腿吗?如果是的话请不要让我醒来,我很怕看到残酷的现实啊!护士和医生们在给我注射药液,我最怕打针。可是在那一刻我没觉得丝毫的害怕,害怕疼。我的心思完全放在祈祷上,我在祈祷着救救我,不要让我失去…..失去我的腿!我配合着他们给我打的任何药液。配合着,想着,祈祷着!在不知不觉中我已沉睡,沉睡在祈祷中!
    手术进行了四个多小时,我安全的被护士阿姨和医生叔叔推入了病房!我的手术很成功,许许多多的眼睛在门外窥视着我,他们的眼神透露着好奇,关心。我第一眼就搜寻到了爸爸妈妈,他们好痛苦,妈妈那泪流满面的脸孔透露着舍不得,可怜,怜悯,我笑着对妈妈说:“看吧,我是不是平安回来了,不要哭啊,女儿平安度过了生命的关卡,你要高兴啊,不要再流泪了,你流的泪够多了。我失去了一条腿算什么啊,重要的是我活了,我可以和你们生活了。是不是?”
    可是我真正面对被毫不留情的医生锯断的腿时,我将忍着痛苦,悲伤,不再妈妈面前流一滴眼泪,可是我心里已是满是创伤,我的心里流满了血。我在想“完了,我不能像以前那么活蹦乱跳了,我不能像以前走路了,怕墙了。然而我将面对的是,拐杖,轮椅,天哪,为什么,为什么我就要付出如此代价呢,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但是我还得自我安慰,我告诉哦我自己:杨孟,你不能倒下,你已经失去了一条腿,你不再是与那些身心健全的人一样,所以你要坚强的活下去,这就是你的命,信命吧!不要再流一滴眼泪,要坚强,要乐观,要以笑脸迎接不幸!
    术后的疼痛是正常人无法忍受的,但是我坚持不吃一粒止痛药。因为我听说吃止痛药会使伤口难以复合,并且对自身的器官影响也很大。所以我不能吃止痛药,我不能再让我自己受伤了,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但是疼的时候简直是快要了我的小命,我紧紧咬着下唇,头撞床头,那滋味如同在我的身上有万只小虫子在吞噬着我!但是我只要想到曾经帮过我的好心人和爸爸妈妈对我做的努力,我就算再痛也忍过去了。
    手术治疗共进行了45天,因家里实在是没钱了,不得已出院。医生叮嘱每个月必须进行一次化疗,一次就需要5000块左右,这钱对我们家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现在爸爸妈妈每天起早贪黑的挣钱,够去一次。妈妈说:“为了女儿,我顾不上自己的脸面了!”我听了后心如刀绞!
    我是一个这样苦命的女孩,可是正是有你们这些好心人的帮助,我的命变得不苦。在手术回来的日子里,爸爸把大连一个朋友给的旧电脑装上软件,让我打发时间。有了它陪伴我,我时常和同学聊天,时常上网看看资料,就当学习学习,但是我的电脑水平很差,不会的有好多。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好好学电脑,我想让我的生活变得充实起来。是你们得到来深深的震撼了我,你们送来的钱物也让我改变了以往不良的想法。我不要做一个废人,我要向《上帝在哪里?》书里所介绍的主人公学习,学习他的坚强,乐观,对生活的观念,发挥自己的余热,使自己这朵小花不枯萎!
    有很多象你们一样有爱心的人来看我,我的心情好转,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我和家人的脸上。我特别感激你们以及我的亲人为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你们的爱心与鼓励,就没有现在的我,我在“爱心”的包围下,变得更加坚强,我不会被病魔所压倒,而且以后我要更加珍惜我的生命,我一定要笑着活下去!!!
    叔叔,阿姨们我最后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爸爸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想请求你们帮帮我的爸爸,让我们一家人重新回到以往的快乐,找回幸福。
也许我的想法很天真,很幼稚,但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求求你们:救救我爸爸!!!
    我读书很少,词语有些语无伦次,请叔叔阿姨不要见笑,我已经把你们当成亲人,你们一定不会笑我吧!!
    祝你们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友情链接
 
 
  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富润国际B座2110室     邮编:114000    TEL : (0086)-412-2233110    FAX : (0086)-412-2233110
  Copyright @2008 DEsign ING.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8003934号